硕士因血友病退学控诉学园,稀有病人病者就学

2019-12-07 16:58 来源:未知

在日常生活中,罕见病患者的受教育权状况不容乐观。郑清(化名)就是其中一例。今年 1月22日,北京的大学生郑清向海淀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状告自己所就读的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其因未在高考体检表的既往病史一栏填写血友病乙型病史,被校方取消学籍。但他认为校方的做法侵犯了血友症患者的平等受教育权,要求学校撤销取消其学籍的决定。

图片 1扫码关注高考家长圈微信

大学生因血友病退学起诉学校

学校决定取消郑清的学籍,一是根据教育部文件“患有严重的血液等疾病患者,学校可以不予录取”的规定,二是该生高考电子档案的体检信息中未显示血友病病史,体检信息显示为合格。而学校招生管理规定,“凡违反招生规定,弄虚作假、徇私舞弊取得入学资格者,无论何时被发现,一经查实,取消学籍。” 现在,郑清和学校已经闹上了法院,结果如何,目前不得而知。不过,笔者认为,如果我们对罕见病患者就学“宽容”一点,或许这场纠纷就可以避免。

  • 高考微问答栏目启动:专家为高三家长解惑
  • 高考家长圈征稿启事:分享高三陪考经验
  • 高三家长分享:家长心态过于焦灼怎么办
  • 高三家长分享:不以孩子成绩论“英雄”
  • 家长口述填报志愿经历 总结13条经验
  • 五星金牌高考志愿咨询师大赛报名启动

据新华社电 2014年12月,大一新生郑清收到学校的“取消学籍决定”,上面写着: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文件规定,患有下列疾病者,学校可以不予录取:严重的血液、内分泌及代谢系统疾病、风湿类疾病。

笔者的假设并非“理想化”,现实中欧美就有这样的先例,我们不妨学学。英美国家的高校,不但不拒绝录取残疾学生和患有罕见病的学生,相反还会为他们提供特殊补贴,让他们更好地完成学业,回报社会。英美国家的高校对新入学学生连体检环节都没有,也不要求学生提交病史。被世人誉为“宇宙之王”的英国著名物理学家、宇宙学家、思想家霍金,在剑桥大学求学时患上了罕见病卢伽雷氏症。如果剑桥大学对患有罕见病的学生说不,那么我们今天也就看不到《时间简史》这部伟大的宇宙学著作了。退一步讲,罕见病患者遭学校退学,虽有高校“政策依据”,但并无法律依据,也有歧视罕见病学生入学之嫌。上案表面上的争论有郑清在高考体检时的体检表是不是弄虚作假之争,但实际的争论焦点却是在罕见病患者能否享受正常的大学教育问题上。教育部文件虽有“患有严重的血液等疾病患者,学校可以不予录取”的规定,但疾病的“严重”程度,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而作为国家法律的《教育法》第九条却明确规定:“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残疾人保障法》也规定,“国家保障残疾人享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从法律效力上来看,教育部文件的法律效力不如《教育法》和《残疾人保障法》。其实,血友病这种种罕见病,除了剧烈运动和意外受伤外,并不影响病人的学习生活,也不会对他人造成危害。事实上郑清也顺利地完成了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业。

不让这些本已很弱势的孩子上大学,堵塞残疾人的上升之路,只会让他们终身受困于贫病,沦为社会负担。

1月22日,郑清将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告上法庭,认为学校侵犯了血友症患者的平等受教育权,要求学校撤销取消学籍的决定,这是国内首例通过司法途径维权的罕见病患者教育受歧视案件。

郑清的遭遇并非特例,现实中,有不少类似的个案。不少罕见病患者在义务教育阶段,就被学校拒之门外。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就说,每年的八、九月开学前,经常接到家长来电,说自己的孩子被学校拒绝接收或拒绝升学。之前有很多罕见病患者受到教育歧视的案例,有很多学生要么在教委做复议,输了就不做努力,要么就是学校开除后,默默承受。罕见病患者这个群体发声的力度远远不够。 2008年2月29日,欧洲罕见病组织发起了第一届国际罕见病日。至今全球已确认的罕见病有六七千种,约占人类总疾病的10%。中国罕见病涉及千万人。罕见病离我们并不遥远,关注罕见病,就是关注我们的未来。在我国,罕见病目前尚无明确定义,国家也还没有制定保障罕见病患者合法权益的单行法律。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今年新入学的学生郑青,患有一种罕见病——血友病。由于血液中凝血因子缺失,一个小的伤口都有可能让血友病患者血流不止,甚至发生生命危险。因为这属于遗传性疾病,所以目前还无法治疗;但血友病患者在平时与健康人没有区别。

申请军训见习遭退学

罕见病患者的合法权益应当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平等受教育权亟待保障。今年全国“两会”,四川科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革新代表就认为,要加快罕见病立法工作。这个意见很好,值得重视。

可是,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却要取消郑青的学籍,理由是按照教育部目前的规定,如果考生患有严重的血液性疾病,高校可以不予录取;而郑青在体检信息中没有如实填写既往病史,这违反招生规定。目前,郑青正在校内提起申诉。

郑清是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文化传播学院2014届的大一新生。他回忆,9月13日他向辅导员老师提交了军训见习的申请,并告知自己患有血友病的情况,辅导员立马让他去学校医务室检查并开证明,哪知两天后,他却收到了医务室开具的一纸“建议退学”的书面材料。

责任编辑:金刀

所谓“教育部的规定”,是指2003年教育部、卫生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联合下发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其中规定考生患有“严重的血液、内分泌及代谢系统疾病、风湿性疾病”,高等院校“可以不予录取”。

随后,郑清的母亲提交了书面保证:“如果郑清同学在四年大学生活中发生任何因为血友病的病发事件,均与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无关。”郑清一家人以为,这样可以免除校方承担责任的风险。然而校方却表示这样的保证没有什么法律效力,并在10月底打电话通知郑清家人,再次要求其退学。

类似的高校招生涉嫌“歧视”问题,今年8月刚发生过一起。福建漳州肢体残疾的考生刘婉玲,考了549分的高分,但福建江夏学院却因为她是残疾人而将其退档。面对舆论矛头,江夏学院辩称:拒录的理由不是“残疾”,而是因为“体检不合格”。学校搬出的还是前述的《指导意见》。

12月,郑清收到学校的“取消学籍决定”,这让郑清的大学生活仅仅过了三个月就中断了。

红头文件再大,也大不过国家法律。《教育法》明确规定: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1990年公布、2008年修订的《残疾人保障法》明确:“禁止基于残疾的歧视”,“国家保障残疾人享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所以,残疾人、血友病患者拥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学校不能基于疾病歧视性地拒录他们。

学生家属称受到歧视

首先,《指导意见》并没硬性规定相关患病考生“不可以录取”,大学完全可以自主决定录取,“非不能也,实不为也”。主要还是一些学校担心录取残疾、病患学生,会发生意外,给自己带来医疗、法律风险;还不得不添置无障碍设施,增加教育成本。

“这是歧视!”郑清的小姨张女士说,尽管最终签署校方的“解除学籍决定”,但随后提出了校内申诉。2015年1月5日,校方给出了“维持原决议”的答复,并在《申诉处理决定书》中继续引用了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中所称学院有权对患有血液病等无法完成学业的疾病及学习不能自理的考生可以不予录取的规定。

其次,这部《指导意见》是11年前大学大[微博]规模扩招之前公布的,那时高教资源还被视为“国有资产”,教育部门不希望浪费高教资源,才禁止招录一些身体不健康的考生。但是现在,高等教育已普及化,一些大学甚至面临招不到生源的窘境,当时基于“短缺经济”限制不健康考生读大学的旧思维,已不合时宜。

与此同时,校方提出,1月6日后将停止郑清所有在校的正常教学活动。

一名残疾考生,一名血友病考生,与其他正常考生同考一张卷子,意味着他们的付出更多,对学习有更坚强的意志品质。这就更应得到包括高校在内的全体社会的扶助,这也是《残疾人保障法》明确的法律责任。

1月22日,郑清的家人聘请了律师,向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学校撤销退学决定。按照规定,在起诉后的7日之内,法院应当给予立案或者不予立案的裁决书,但截至31日,法院还没有给出回复。(原标题:大学生因血友病退学起诉学校 要求撤销取消学籍的决定;系国内首例教育受歧视罕见病患者通过司法途径维权案件)

不让这些本已很弱势的孩子上大学,堵塞残疾人的上升之路,只会让他们终身受困于贫病,沦为社会负担。这种“歧视性招生”要彻底改改了。(沈彬)

更多阅读京一高校新生未如实填体检表 患病面临取消学籍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彩世界app下载发布于教育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硕士因血友病退学控诉学园,稀有病人病者就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