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去何地了,分享幸福诀窍

2019-12-25 01:38 来源:未知

5月16日,朱枝元等41个教师家庭在汉寿县教育工会组织的“最美家庭”评选中脱颖而出。手捧着寓意“携手同心”的定制奖杯,41个家庭将自己的幸福秘诀通过汉寿教育信息网、典型报告等形式与大家分享。

5月27日,歌声萦绕,灯火摇曳,一台歌舞晚会在新兴乡小学六(2)班举行。班主任朱枝元老师特地给班上二十多名留守儿童送上爱心棕子,预祝孩子们儿童节、端午节快乐。

一个个感人的故事,一曲曲和谐的乐章……“最美家庭” 评选活动,传递着崇德向善的社会正能量,弘扬了相敬如宾的家庭新风尚,引领着广大教职员工快乐生活,快乐工作,做一个幸福的教师。 (通讯员 王国军 孙浩) 责任编辑:阅微

六一到了,父母,你们去哪儿了?希望你们能停下忙碌的双手,听听孩子心底的声音。毕竟,童年,不能重来,成长,已在路上。(通讯员 王国军)

本网讯 “这三十多年来,我在工作上取得了一点成绩,要感谢同事的关心与学校的培养,但最应该感谢的,是背后那个始终支持我、理解我的好丈夫。”手捧“最美家庭”奖杯,汉寿县新兴乡中学教师朱枝元笑容灿烂。

本网讯“六一”,儿童的节日,在这个本该孩子们享受幸福的时刻,却有着一群“特殊”的群体,只能落寞的围观别人的狂欢。

家和万事兴。和睦的家庭是教育事业发展的支柱。即将退休的朱枝元,回首几十年杏坛艰辛,没有痛苦,只有甜蜜的味道:“家中有个好男人,风雨一肩挑,我才能专心工作。”因成绩突出被评为“教育部巾帼建功标兵”、“湖南省劳动模范”的她,为有着一个温馨甜蜜的港湾、一个呵护自己的丈夫幸福满怀。去年班上有一个孩子被养父母遗弃,面临辍学,朱枝元把照看孩子的想法说给丈夫听,“开始担心丈夫不同意,谁知他比我还热心,马上把孩子接到了家中,帮孩子做饭,洗衣……”朱老师说起丈夫来赞不绝口。

关爱,淡化苦涩

有爱才有家。毓德铺乡中学永固点校唯一的老师王小兰,和他的丈夫一道,坚守清贫16载,细心呵护着5名留守儿童:每天早晚接送学生,帮他们义务做饭。家长过年回来都说:王老师把孩子养胖了。可王小兰自己的孩子患上怪症,26年来生活不能自理。尽管生活坎坷,王小兰夫妇却觉得幸福。记者的采访报道中这样描述着乡村学校场景:“在学校,王小兰身后总跟着一串孩子。王小兰跑步,他们也呼哧呼哧跟着跑;王小兰拔草,他们也蹲下身子拔草;王小兰批改作业,他们在边上安静地看书;王小兰把家里的红薯花生带给他们吃,孩子们也会从口袋里掏出心爱的糖果塞给她;王小兰爱笑,学生们也成天乐呵呵的”,是啊,爱,就是最好的教育,爱,就是王小兰一家幸福的源泉、幸福的秘诀。

在走访中,笔者还发现一种新的现象,就是现在农村父母离异呈上升趋势。以该乡中心小学五(2)为例,35名学生中,有12名父母离异。“我媳妇出去打工,到外面结识了有钱人,就再也不回来了。”该班李童的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孩子母亲四年前出去后,就音信杳无了。像这样抛夫弃子的,并非个例,法律意识的缺失与亲情的冷漠,加之对遗弃等违法行为的追究大多停留在纸面上,导致女“陈士美”频频出现。同时,农村落后的思想观念进一步把离异带给孩子的伤害加重。按传统思想,离婚后孩子只能随父母一方生活,另一方甚至连探视的权利也被剥夺。“从爸爸妈妈因为吵架分开后,我再也没见过爸爸了。听说,他已经重新结婚了。”说起自己的父亲,该班张婷玉表情冷淡。

但大多数留守儿童并没有走上与陈紫怡相同的成长轨迹,亲情的缺失,家庭教育的失位,让他们的童年,没有沐浴在阳光里。这也给我们的教育带来严峻的挑战。

去年新学期开学第一天,朱老师清点学生,发现少了一人——彭佳英。朱老师赶紧上门家访,只看到孩子孤零零地在屋里哭泣。原来,孩子的养父母扔下她到广州打工去了,同时扔下的,还有一句话:“你去旁边表姐家吃饭,家里太穷,书就莫读了。过两天,等我们安顿好,就接你去广州跟我们做些事。”望着泪眼婆婆的小佳英,朱老师心如刀绞。在反复与养父母电话交涉无效后,她一把抱住小佳英:“孩子,你安心在学校读书,老师的家,就是你的家。”从此,她又多了一个孩子,小佳英多了一个“妈妈”。上下学的田间小路上,“母女”俩的甜蜜与欢笑成为乡村独特的风景。洗衣、做饭、兼家庭辅导……在朱老师悉心关怀下,小佳英恢复了乐观与开朗,成绩也提高了不少。在日记中,她吐露着对朱老师的感激之情:“老师,我真想叫您一声‘妈妈’,没有您,我也许早就流落到街头。”

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良好的家庭教育是孩子健康成长的重要环节。“养不教,父之过”。而留守儿童显然在这方面有所缺失。笔者在调查中发现,染上吸烟、常进“网吧”、打架斗殴、不爱学习的学生中,大部分是留守儿童。该乡中心小学六(2)班李冲的爷爷本期已是第三次到学校协助处理孩子打架的事情了,由于发生纠纷,李冲用砖头把同学的头都打破了。年近八旬的爷爷身体不好,李冲基本上不把爷爷“当回事”。“我打电话给他爸爸,要他回来管管,或者干脆别读书了,跟他爸爸去广州打工吧!”当着班主任,李冲爷爷老泪纵横,孩子却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上学期,李冲把一把几米长的砍刀带到学校,说是要给欺负他的人“厉害”看看,幸亏发现的早,未酿成大祸。“留守儿童性格一般比较孤僻,倔强,容易走极端。”该班班主任侯志政谈起这事,还有些后怕。因为“自由”,无拘无束,李冲在外面结交了一群孤朋狗友,节假或双休,便整日与他们混在一起。

在农村,父母外出逐渐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数量愈来愈庞大的留守队伍,告诉我们“留守”已不特殊。据统计,该乡小学1185人,父母常年不在身边的有541人,占比45%,父母一方常年不在身边的有375人,占比32%。如果把父母一方或双方不在身边作为“留守”的定义,那么,有78%的学生属于这一范畴。我们有些难过地发现,能完整地享受父母的爱与呵护的儿童,已成为“特殊”群体。

5月28日,笔者走入汉寿县新兴乡小学,零距离接触了这些没有父母陪伴,独自品尝成长艰辛的留守儿童们,听着那些沉重的故事,感受他们的喜怒哀乐。

调查发现,父母外出打工,多为生存所迫,毕竟,膝下之欢,谁人不想?“家里只有一亩多地,靠那点收成,根本不能养活全家。”新兴乡小学六(1)班刘承的父亲在电话中满是辛酸与无奈,“现在我在东莞工厂里打工,心里还是挺想孩子的。”从能记事起,刘承便很少见到自己的父亲了,只能逢年过节时,匆匆会上一面。刘承家的情况,也基本上是绝大多数留守家庭的真实写照。农业技术的发展,耕地面积的减少,使农村劳动力出现严重剩余,进城务工成为大部分农村家庭的选择。尽管由于经济转型期的阵痛,打工的日子并不好过,但总比在农村“失业”受穷强。

“给孩子们一个温暖的童年,让失去父母陪伴的孩子也能享受家的温暖。”朱枝元老师用行动实践着她的诺言。孩子们也把他们敬爱的老师当成了自己的“妈妈”。朱老师在办公室看作业,他们会在旁边围着,看到自己的作业得了优秀便乐呵呵地“炫耀”。朱老师在校内打扫卫生,他们便抢着拿抹布与扫帚。今年清明前两天,朱老师看到新开辟的操场上还有一些嫩嫩的蒿草,刚掐了两根,眼尖的孩子们连忙跑来帮忙。青草里、阳光下,有说有笑,多么温馨的场景。朱老师将蒿草洗净、加上灰面、红糖,煎了满满一大盆蒿子耙耙,让孩子们吃了个够。“这是我第一次吃到‘妈妈’给我煎的蒿子耙耙,真香,真甜。”听着孩子刘一飞的话,朱老师眼眶湿润,将孩子们搂在怀里。

爱心“妈妈”,的确能给这些不幸的孩子减轻痛楚,但个体的力量是微薄的,终非长久之计,已头发花白的朱枝元,如今最担心的是,自己即将退休,这群孩子们今后的路怎么办?笔者担忧的是,还有更多的留守儿童,难道要所有老师都承担“妈妈”或“爸爸”的重任吗?

留守,教育之殇

当然,留守学生中也不乏优秀者,相比同龄儿童,他们自理能力更强,显得十分成熟。过早的独立生活,让他们懂得了生活的艰辛与父母的不易。如新兴乡小学六(1)陈紫怡,学习分外刻苦,从不乱花一份钱,在家里面自己做饭、洗衣,还照看年迈的奶奶。“爸爸妈妈在外打拼很辛苦,我要减轻他们的负担。”这个懂事的小女孩连续多年被评为全乡“学习标兵”。

留守,并不特殊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彩世界app下载发布于教育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父母去何地了,分享幸福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