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明晰规则,历史老师定班规

2019-11-28 04:42 来源:未知

  市教委公开信箱近日披露,城口县职业教育中心一名老师,因学生考试成绩不好就罚学生抄书一事属实。目前,已责令学校对当事老师批评教育,要求其立即改正。

[摘要]意见明确提出,要“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台的。

教师惩戒权一直备受关注。11月15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在官网发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将此前审议稿引发争议的老师可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的条款删除,并将具体的惩戒规定下放给学校主管部门。

  家长反映孩子被老师罚抄书

学生调皮捣蛋,老师能不能罚站罚跑?近日提交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明确规定:可以!据悉,省一级立法机关尝试用立法赋予老师教育惩戒权,广东尚属首例。

尽管“教育惩戒权”出台以来赢得了社会民众的普遍认可与力挺,但不少老师仍然表达出“不想要”和“不敢接”的担忧与疑虑,究其原因或不无其缺乏操作细则的缘故。广东省规定老师可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的条款,也算是将惩戒教育细化到具体行为方式的一种法治完善。可如今这一条款却要在舆论争议中被删除人们不解,连“罚站罚跑”都不敢做的教育还谈什么“惩戒”?

  近日,市教委公开信箱收到群众来信,反映城口县职业教育中心10多名学生因成绩考差了,被老师罚抄历史书,“害得我的孩子每晚下自习回来都要抄到很晚。”

>>背景 今年6月国务院发文“制定实施细则 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

所谓“惩戒”,应该是有别于一般性“批评”且具有适度惩罚与适当训诫之意的教育方式。惩戒教育旨在让学生懂规矩、明是非、存敬畏、长记性,本质当属与赏识教育相对应的耻感教育。鉴于在校学生均属未成年人的年龄特质,惩戒教育需在范围、方式、力度等诸多方面列出清晰可控的权责界定。明白这一点或有助“罚站罚跑”条款的去留存废。

  来信当即被转到城口县政府调查处理。经过调查,该校个别老师由于学生作业不认真、考试成绩不好,罚学生抄书。

9月24日,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了《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明确规定,中小学生在上课时有用硬物投掷他人、推搡、争抢、喧闹、强迫传抄作业等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行为,尚未达到给予纪律处分情节的,任课教师应当给予批评,并可以采取责令站立、慢跑等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草案同时规定,不得对学生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以此区分“罚站罚跑”与体罚之间的界限,并对于超过罚站、罚跑烈度的处罚行为,予以明确禁止。

讨论“罚站罚跑”该不该删除,关键是要弄清楚这种教育方式算不算“体罚”或“变相体罚”。为此,我们不妨先看看广东省先前的初审稿规定:“中小学校学生在上课时有用硬物投掷他人、推搡、争抢、喧闹、强迫传抄作业等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行为,尚未达到给予纪律处分情节的,任课教师应当给予批评,并可以采取责令站立、慢跑等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虽然在“罚站罚跑”后面写有“等”字,但这或许是老师唯一能够使用的“惩戒”手段。

  要求差生抄书的老师叫谢兵,已经教书20年了。去年9月,他开始教初一年级两个班级的历史,每班有50名学生。

谈及草案的出台背景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介绍,教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要进行适当的教育惩戒,这是全社会的共识,但怎样进行惩戒,却是一个现实的难题——家长担心教师滥用教育惩戒权,对学生进行体罚、变相体罚;教师担心被指体罚学生违反师德规范,因而不愿意对违纪违规学生进行惩戒。在这种情况下,今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意见明确提出,要“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台的。

从道理上说,“罚站罚跑”并无老师与学生的肢体接触,且“站立、慢跑”也算是“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对孩子成长并无多大妨碍;如果有人非要从“自尊心受到伤害”的角度较真,也许可算作“变相体罚”。不过,“惩戒教育”也就干脆别要了。诚如有媒体发文:《允许“罚站罚跑”:反对体罚,但老师不能拿学生没辙》。

  班规:考试不及格就抄书

西北政法大学“教育立法研究基地”执行主任、行政法学院教授管华介绍,《教育法》和《教师法》中均没有涉及惩戒的明确规定。教育部《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中提到“班主任在日常教育教学管理中,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利”。2017年年初,山东省青岛市政府发布了《青岛市中小学校管理办法》:中小学校对影响教育教学秩序的学生,应当进行批评教育或者适当惩戒;情节严重的,视情节给予处分。学校的惩戒规定应当向学生公开。“这是我国地方性教育法规中,首次提出惩戒的概念。”

其实,对于“罚站罚跑”条款,多数媒体和广大网友都表达出“支持”的声音,有家长直言“在不影响孩子身体健康的前提下,如果孩子真错了,罚站罚跑罚抄写我觉得都不是问题。”也有家长不无担心:“体罚要适度,过度的体罚只会进一步激发学生的逆反心理,治标不治本。”由此不难解读,“罚站罚跑”可以有,但“范围边界”不可少。比如,“罚站”需要多久,“慢跑”要跑几圈,同时还要注意观察和考量被罚学生的身体状况是否适合这种处罚。

  “我一直认为文科与理科不同,光看书是不够的,需要多写多记。于是在班里规定,考试达不到及格分数线的同学就要抄写历史教科书里的所有黑体字。”谢兵接受重庆晚报记者采访时说。

>>专家 为方便执行 实施细则应越细越好

面对许多老师表达出的“学生越来越难管”的教育焦虑,法赋的“教育惩戒权”不可或缺。删除“罚站罚跑”不如明晰规则,当前亟需立法明确其使用的前提、条件、幅度与范围,以及由此引发的纠纷、争议等的处置办法,而不是因噎废食地删除或一味简单地将矛盾、责任下卸。规避立法争议重在直面现实、拿捏分寸、趋利避害,谨防“教育惩戒权”形同虚设,成为中看不中用的镜中花月。

  上学期期末结束,两个班共有10多个学生考试不及格。讲评完试卷后,谢兵要求这10多个学生抄教科书里的黑体字。

管华称,罚跑、罚站和打骂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骂是侮辱学生人格,打是伤害学生身体,教育惩戒显然不是打骂。惩戒的作用在于维护校园的教学秩序和教师的权威,从根本上讲是为了维护学生的受教育权。

  据了解,新改版历史教科书有100多页,共18课,每课有两三百个黑体字。

管华介绍,广东拟出台的草案很有必要,但顺利执行并不容易,需要更加具体的操作规则。他透露,教育部目前正考虑出台教育惩戒的具体规章。“广东此举会形成一个良好的社会氛围:社会各界支持老师对学生严格要求,包括一定程度的惩戒,惩戒可以是罚跑、罚站,也可以是师生共同制定的校纪班规,比如表演节目、为他人做服务等。”

  “我规定学生每天抄写1课的黑体字,可以在学校抄,也可以回家抄,开学检查。这个学期开学,只有两名同学完成了任务,其他学生有的只抄了一半,有的甚至没有抄。于是我让没有完成的同学,在开学1个月内补完。”谢兵说。

熊丙奇认为,要落实教师的教育惩戒权,需要十分“细”的细则,越细越好,让教师完全根据细则进行处罚。比如,对于罚站、罚跑可以明确细则:在课堂上,一名学生高声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对其提出口头警告;学生在被警告后,继续高声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罚站学生3分钟,罚站位置为讲台边;被罚站之后,学生继续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把学生请出课堂,交给学校保安,由保安监督罚跑。由于有明确的惩戒细则,教师依照规定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的惩戒,就不属于体罚与变相体罚,这就厘清了教育惩戒与体罚、变相体罚的界限。

  让学生抄书,在谢兵看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他说,其本意是想让基础相对较差的学生,通过抄书适当惩罚,还能让他们加深对书本重点内容的印象,出发点也是希望这部分学生进步。

熊丙奇强调,制订细则,只是落实教育惩戒权的一方面,要让教师使用惩戒权,还需要推进依法治教。简单来说,就是当教师按照细则对学生进行教育惩戒后,如果有家长质疑是体罚和变相体罚,并在网上发帖维权,教育部门应该严肃调查,如果教师的教育惩戒完全按细则进行,就不能追究教师的责任。不能为息事宁人,动不动就追究教师的责任。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希望能与被罚抄书的学生取得联系。在谢兵介绍下,城口县职业教育中心初一年级(2班)学生芳芳(化名)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她由于上学期历史没有考及格,也被罚抄黑体字。“我在假期每天抄15分钟,10多天就抄完了。其他同学的情况就不知道了。”

江西财经大学副教授吴辉认为,教育惩戒会对学生产生一定的威慑作用,但“罚站罚跑”空间很大,相关部门应制定更加具体的细则,以便于实践中执行,否则不利于“度”的把握。

  专家说老师惩戒学生要适度

>>家长 支持教育惩戒 但要区别对待

  对于学生没有考好就罚抄书,市教科院副院长王纬虹认为,教育中适当的惩戒是必要的,但是要把握好分寸和尺度,不能伤害孩子,又要达到教育目的。

对于广东拟立法赋予教师惩戒权,西安的家长们是什么意见?

  王纬虹说,我国严禁老师体罚和变相体罚学生。如果老师主观意识里没有恶意,只是希望通过教育手段教育好学生,并且惩戒手段没有过激过度,就不存在体罚。

西安市民黄伟:完全同意。罚站、罚跑是学校老师对违反校规班规的学生的一种教育手段,对学生成长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在实施过程中,学校或者班级应向学生明确:为什么要实施“罚站罚跑”,什么情况下教师才可采取“罚站罚跑”方式,让学生做到心中有数,让家长认识到位。另外,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不同的学生采取不同的方式方法,惩戒要因人而异,不同的学生,不同的性格,不同的体质,惩戒方式不宜一刀切。

  王纬虹建议,家长、学生、老师之间应该相互理解、相互沟通,才能在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中让孩子健康成长。

西安市民王旭艳:惩戒要因人而异,现在的孩子耐挫力较差,罚站罚跑等惩戒方式对那些比较调皮的孩子可用,家长也应该配合;但对性格偏内向,偶尔犯错的孩子应慎用,因为惩戒会伤害孩子的自尊心,不会达到教育引导的效果。

  据了解,我国《义务教育法》中规定,禁止老师打、骂学生,或罚站、罚跑、罚抄书、罚劳动、停课或采用冷言冷语实施心罚等变相体罚,以及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西安市民倪女士:现在的孩子成长条件优越,个性突出,难以管教,单凭耐心说服教育不一定能达到最佳效果,孩子没有责任和承担意识,老师对孩子适当地做出一些惩戒,往往也是一种承担和责任教育,让孩子知道自己犯了错就应当承担并付出代价,同时也是一种挫折教育。被惩戒的孩子,能记忆深刻,知错就改,并能坦然接受惩戒,也是一种心理变强大的过程。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李伟 实习记者 吴娟

西安市民旭升:“严师出高徒”,学生犯错,老师如果都不敢管,势必会导致学生肆无忌惮,同时也会影响到其他好学生。适当的惩戒很有必要。

  老师处罚学生怪招

西安市民王浩:老师不惩戒学生,学生就会觉得犯了错误老师也不能怎么样,就会肆无忌惮。孩子总归是孩子,自律差,需要老师帮助,改掉不良习惯和错误的学习态度,一味地口头批评教育,很多时候达不到效果。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评选“课堂影响之星”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浙江省乐清市某民办高中高一(6)班,为了让学生遵守课堂纪律,班主任制订了这样的“班规”:评选“课堂影响之星”1至5名,第1名罚50元,第2名罚40元,第3名罚30元,第4名罚20元,第5名罚10元。

  ●罚说10遍“我爱老师”

  台湾省台南市黎明中学初三女老师陈丽珠,若学生有违规行为,不仅掌掴学生、剪学生头发,还要罚钱当班费,甚至罚男生趴在教室走廊窗边说10遍“我爱老师”。

  ●冬天光屁股罚站

  2010年6月,台湾省宜兰黎明小学特教班江姓女老师,将一名6岁女生关在厕所,又在冬天罚尿裤子的男生光屁股罚站。江后来被解聘。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彩世界app下载发布于招生就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如明晰规则,历史老师定班规